所有的難過,難是難,總會過!

民謠烏托邦2019-05-25 16:23:58


隱于時代縫隙,隱入一紙筆記

3月25日,杭州,男子深夜逆行,被攔后蹲在路邊崩潰大哭;

4月17日,南京,一男子因簽單醉酒,倒在深夜的地鐵站里;

4月17日,上海,17歲男孩與母親因瑣事起爭吵,在停車的間隙跳橋身亡。



1



壓力平時被自己死死按著,不語人不唐頹,卻被某件事情觸碰了開關,瞬間發酵將人擊潰。壓垮人的從來不是最后一根稻草,是每天到十一二點無休止的加班,是傾注了心血的方案被一次次否決,是飯局上一輪輪敬酒,吐過幾輪后仍要笑臉相迎;也是父母打電話時小心翼翼的關心,愛人或孩子無意中透出的愿望……我們總是一個人抵御生活中的千軍萬馬,但還是某個猝不及防,就被打倒了一下。

正如電影《這個殺手不太冷》里的著名臺詞,瑪蒂爾德:“生活是否永遠艱辛,還是只有童年如此?”里昂:“一直如此。并不是成年人的世界沒有容易二字,而是只要肩上有了責任,有了不得不去完成的事,就無易字可言,小到高考,大到養家,皆需竭盡全力。人生大體美好,而這美好,由無數艱辛鑄成。




2



“想和這個世界保持距離,讓昨日的輸贏,沐浴明日晨曦,誰不自量力,如履薄冰,尋找散落的光影,就披荊斬棘,無所畏懼,前進。“輕輕訴說,舒緩沉穩,像一位坐于山巔的歷過人世浮沉的青年在向著夕陽彈唱,喃喃自語,這是我第一次聽到這首歌的感覺。


2017年7月,學校里再也看不到穿著各種服裝拍畢業照的人,最后一批大四生已經離去,我成了學校最“老”的人。考試、實習、擇業…之前那種人有遠慮的隱形壓力突然變得真實,又到一個人生路口,自然思考今后該何去何從。唯有學校永遠年輕,永遠充滿活力,而我們滿懷天真來,滿是惶恐去。


接近40度的高溫,我在去面試的路上聽到這首歌,無論是明知大難臨頭,萬事加身,還是對接下來要發生的一切的心存膽怯,迷茫無措,也還是要行動平靜做好眼下的事,撐好遮陽傘,涂好防曬霜,帶上公交卡踏上能準時到達的公交,未來可隱可退,當下需硬著頭皮,去做應該做的事。

入耳的聲音輕緩、平靜,旋律也無太多起承轉合,像細流靜靜流淌開來,最易平復忐忑的心情。獨立音樂人朱七,1995年有了第一把木吉他,開始創作路程,2003年以《朱七的筆記》為系列,陸續發表音樂作品。如人將成長記入日記,朱七將時光的軌跡刻入唱片,《感嘆號》、《問號》、《逗號》三部曲,仿佛氣焰由濃烈到輕淺再到回望后平靜燃起,立志、迷茫、審視,是一場與自己漫長的對話。


2017年,似乎當初那個踽踽獨行、不停追尋的男孩長大了,肯停下來探一探人生,忙碌的人們被推著前進,面容呆滯,毫無靈魂,從平淡再到平淡,如在履行任務,度過人生。這張名為“兩首歌”的專輯像是應時而生,一《隱》一《退》,像對這索然無味的生活,亦離亦棄。




3



熬過考試、實習、答辯,迎來畢業,到如今在一個人的的摸爬滾打中歷過四季,知道夜晚11點的上海地鐵依舊沒有座位,知道自己有加班到凌晨兩點第二天依舊能按時完成工作的潛力,知道太多的人頂著壓力,人前侃侃而談,卻也因業績被罵得毫無尊嚴,知道所謂貧富差距,南京路一次掃碼支付的費用,就遠遠超過我的工資……

“誰仍在嘆息,養病,懷疑,洞悉,終于要躺平,旅行,嬉戲,偶遇,誰仍在打拼,勉勵,反省,逃避,終于要天晴,酒醒,躲雨,看云。”,朱七在《隱》下給自己的評論里說:一直覺得副歌不太舒服,知道下定決心離職的時候,突然在哼唱時留了白,一聲長嘆加四個單詞,歌便完成了。


每句前八個詞語寫生活之暗,后八個詞語寫生活之明,痛苦與歡樂一一對應。于朱七,是十年塵夢,從舉辦個人首個發片專場演出到2017年的十年,也許沒能完成當成的憧憬,將這十年謂之大夢初醒,將《送別》中“長亭外,古道邊”的旋律置于其中,向那個全力以赴又坦然認輸的自己告別。


于我來說,幾個詞語代表著每日的生活,在每一次的深夜加班中嘆息,逃避,反省,又在天亮時擁抱清晨的陽光鳥鳴,期待有一天苦盡甘來,守得云開見月明。



4



朱七將“長亭外,古道邊”的旋律藏于《隱》的間奏,“天之涯,地之角”藏在《退》的間奏里,所以一隱一退,也亦送亦別。對于所有不如意,都是一站一站的送別,又一次一次開始。如同安東尼的那句“不管昨夜經歷了怎樣的泣不成聲,早晨醒來這個城市依然車水馬龍”,上海這座城市,壓抑、擁擠、喧囂、匆忙,但當結束了一天的工作看著窗外時,也比在任何地方都能看到最多的希望,仍能讓人生出新的勇氣披荊斬棘,無所畏懼,前進。

“想,找一片山嶺,下落不明,將,過往點點滴滴,隱于時代縫隙,隱入一紙筆記。”從學校到上海,聽著這首歌跨越大半個中國的距離,來到歌曲的誕生地(朱七于2017年上海閔行發布此專輯),世界本無可隱之地,人與人的聯系千絲萬縷,兩手空空的時代,只能熬過去,熬出自由與時間,便可以真的“隱退“了。



5



人生天地,本如螻蟻,上帝無心安排每一個人的命運,養尊處優和疲于奔命在漫長的幾十年中都會經歷同等程度的歡樂與苦痛,如歌中所唱,艱辛打拼之后,總會雨過天晴,路邊崩潰、簽單醉酒……生活總是要經歷一次一次的麻煩,因為世界上重要的事情,大多很麻煩啊。


所有的難過,難是難,總會過,“煎”和“熬”本身是為美味而生,扛著壓力熬下去,解決很多麻煩,積累很多成功,直到有天敢在生活中“隱”姓埋名,功成身“退”。



本篇作者:花七魅 

圖片來自網絡



愛民謠  愛音樂  愛生活


  投稿請后臺回復投稿

投稿郵箱:[email protected]

http://www.086190.buzz/d/200623144


欧冠冠军2019利物浦